十夜灯 - 你抱我去洗 偏执的他(1v1,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你乖乖的,听话点。”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想关着她,这次谁也不让瞧。

    “搁到我身上。”谁能想象得到,褪去了衣服的傅景城在床上竟是这样,肆虐而疯狂,他试图扯开她的腿。

    奈何姜元并不配合,她对这人又爱又崇拜,要是她这会儿理智些,肯定会听他话,可惜疼痛完全占据了上风。

    姜元只觉他不知道从哪儿拿了把铁杵狠狠往自己下身捣,生生将自己劈成两半,她不但不依,反而拼命合拢腿。

    却哪里敌得过男人的力道,女孩儿身子娇软,又上过一段时间形体课,大腿几乎被掰成一字型。

    他攥握住她胯骨处,开始毫不顾忌地冲刺,青筋凸起缠绕整个肉身的阳具悬在男人小腹下方,随着男人起伏的动作,硕物不断捣弄着娇花。

    姜元泪眼未干,花径一次又一次被劈开,让他猛戳进去但觉小死了数回。

    女孩儿身子向后弓起,她无助地勾住他的脖颈,压着嗓音娇娇求饶:“我好疼,不来了好不好,下次再弄。”

    骗子。

    傅景城顿沉了脸,只觉脑中有什么无法控制的东西瞬间炸裂了。

    这女人最是会骗人。

    她怎么跟他说的。

    “傅景城,不闹了好不好,我再不提离婚,我们好好过日子。”

    男人信了她。

    最后只见着了满地的狼藉。

    车头撞得凹陷下去,安全气囊被弹出,她平时最爱美,那会儿却像是睡着了,任由钢化玻璃的碎片划破肌肤。

    姜元没想到自己的祈求未起到任何作用,反适得其反,勾得男人来势汹汹。

    傅景城身子健硕,胯下暴戾的阳具捅进她体内,力道又重,一次又一次,恨不能将她蚕食殆尽。

    女孩儿是初次,他这样不知怜惜,她完全体会不到快感,在他怀里不安分地扭动,像个妖精似的啼哭着。

    傅景城抱紧她的臀瓣,手臂肌肉贲张凸显,阴根冲撞至宫口内,完全不管她受不受得住,次次尽根没入。

    卧房内淫靡而浮艳,两人交合在一起的下体泥泞不堪,不时传来“啪啪啪”的撞击声。

    男人忽攥紧了她,胯下速度快得惊人,在她嫩肉间猛烈地抽动数十下,男人闷哼声,抽出身来。

    硬物对着她的肚皮,姜元避无可避,炙热滚烫的浊白尽数喷射出来,溅得她上半身到处都是。

    女孩儿张开腿娇弱地躺在那儿,青丝凌乱地散在胸前,完全副让人给狠狠疼爱过的模样。

    她自己原先渗出的汁液,乍失了堵塞,淅淅沥沥地往外流,滴到床单上,大腿上鲜红色的血迹早已干涸。

    傅景城抿着唇,他楞了会儿,径自抬腿下床准备去浴室里洗漱。

    却让姜元给唤住,女孩儿瞪着他:“傅老师,男人都像你这样么,拔屌无情,转头就不认人。”

    小姑娘真有些生气了。

    她喜欢他不假,想着用身子博取欢心,可她毕竟还是太年轻,幻想着你情我愿后交欢后,两人能搂在一处浓情蜜意。

    可这些通通没有。

    男人粗暴不说,连句好话都没有。

    姜元很失望。

    傅景城眉头紧锁,沉声问:“姜元,你后悔了。”

    姜元脑子有点懵,她不明白他怎这么问,她摇头:“那倒没有。”

    小姑娘动了动身子,只一下便龇牙咧嘴,娇嫩的阴唇被他插过度肿成了两块包,她费力地向他伸出手:“你抱我去洗。”

    这样理所当然的语气,让傅景城怔了瞬,晦涩难懂的眸子自她身上巡过:“好。”

    _____________

    跪求点珠珠呀宝贝儿们,夜里还有一更~100珠珠加更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