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玩偶 - 16试探 夏日幻想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两个人都没再动作,像被定住了,夏初雨是不敢吭声,做贼心虚一般低下了头。

    然而这样的动作却让她清晰地看见了两人交合的部位,细白平坦的小腹再往下,是两人纠缠在一起的丝缕。他的肉棒从甬道里退出了半截,粗大深红的一半,上面沾的满是白浊的,细密的液体,张扬地宣告着两具躯体正做着最亲密的相接。

    淫糜的画面让夏初雨快感大涨,连下身的软肉都忍不住缩了缩,也因此更加明显地感受到留在她身体里那半截肉棒的硬烫。

    何于被她吸舒爽,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闷哼,两人之间正蔓延开的尴尬气氛因此消散了不少。

    他将肉棒从她身体里抽出,又缓慢地重启了向前挺动的动作,肉棒又一点点地,进入夏初雨的甬道,伴随着水泡咕叽声响,坚定完整地再次没入夏初雨的身体里。

    “我能怎么办,”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我只操过你一个人。”

    夏初雨被他缓慢煽情的进入磨得难受,正咬着唇颤抖地接受,听到他这样回答,惊得抬起了脸,“你不会连女朋友都……”

    她没再说下去,她从何于的眼瞳中看到了自己有些变形的脸,还有他被打湿成一缕缕的头发后面,他不快的,紧皱的眉头。

    她抬起手,指尖抵上他眉心,试图抹平他眉心的褶子。她语带调侃,有些心疼又好笑,“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何于更加郁闷了,这话不是明摆着告诉他,“我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吗。

    他似乎想证明自己没那么差劲,肉棒小幅度地在她身体里抽插起来,夏初雨没反应过来,差点没站稳,下意识地紧紧攀住了何于的肩膀,又开始随着他顶弄的动作嗯嗯啊啊地呻吟起来。

    他的动作控制不住地越来越狂烈,撞得夏初雨的身体不停地上下耸动,“不要……那么用力撞里面……嗯……会痛……”夏初雨怕他又使蛮力,赶忙出声提醒,柔嫩敏感的花心受不了粗暴的撞击,她真是被那种程度疼痛搞怕了。何于也知道她疼,没再用力挺入她的花心,每次进入都控制着不会太过于深入。

    两人此刻身体紧贴,她胸前的两点柔嫩不停摩擦着何于的胸膛,悄然挺立,何于似乎察觉到,一边插着她一边抬手握住她右边的乳肉,和下身的激烈动作相反的,轻柔的捏住夏初雨胸前的红莓磋磨,剩余的叁指也不闲着,包裹着乳肉揉弄。

    “啊……”,夏初雨眯起眼,手勾着何于,努力够上他的嘴唇和他亲吻,她的身体始终被何于顶弄的动作弄的颤动,总是没法稳当的够着他,何于干脆托起夏初雨的臀部,让她整个人虚虚挂在自己身上,肉棒仍紧紧插在她穴内,抬脚就走出了淋浴间。

    夏初雨慌忙抬起腿圈紧何于,“干……干嘛啦。”身体里那条热铁随着何于走动的动作胡乱戳着穴肉,弄得她有些难受,挂在他身上的臀部往上蹭了蹭,肉棒因此滑出来一截。

    “这样方便亲你。”何于把她放倒在一旁的矮柜上,夏初雨的背刚贴上冰冷的瓷面,就被激得赶忙撑起了上身,她刚想抗议,就被何于折起大腿,肉棒再一次全根没入。

    “都说了,别这么深……唔……”,何于双手扣紧她的后脑勺伏下身,堵住了夏初雨的嘴,他胡乱咬着夏初雨的双唇,又将舌头探入她口腔之中狂乱地卷扫着,似乎要将她吃入口中,夏初雨下意识屏住气,上下两处都正被他填着,整个人仿佛已经给他深深占有,她爱极这种感受,以同样的热情回应着何于的亲吻。

    她的穴肉收缩得厉害,似乎是又快到了。肉棒得不断克服越来越大的阻力,才能拨开她内里紧窒滑腻的内壁。何于放缓了速度,配合两人亲吻的动作,抽出肉棒,只留棍头还被小穴含着,再研磨着进入,将她穴道里每一寸软肉都舒张开来,细致又完全地探索着她的甬道。

    肉棒进出了几个来回,夏初雨仍然忘情地沉浸在和何于的唇齿相接,没注意到何于在研磨中发现了那块与众不同的软肉,每每经过那块地,小穴就缩得死紧,他很难不发现。

    他将肉棒从她身体里拔出,小穴立刻难耐地随着他的抽出流出一泡热液,夏初雨扭了扭腰身,有些埋怨的推开他的脸,“怎么在这个时候……啊!”

    何于轻易将两指插入夏初雨翕张的小穴,狠狠地撞上了那块软肉。一见夏初雨浑身一颤,他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对准那块地后就以两指猛烈地在她穴内抽插起来,次次都重重地,准确地撞上g点,夏初雨在这样强烈的攻势下,还没呻吟几声,马上就被送上了高潮。大量的快感从何于的指端蔓延开来,铺满全身,直冲大脑。她眼神涣散地抬起头喘气,唾液从微张地双唇唇角流下,样子既狼狈又勾人。

    夏初雨被搞到失神的样子让何于虚荣心得到了满足。他持续着手上的动作,凑到夏初雨的耳边,炫耀一般地开了口,“怎么样,舒服吧?你都高潮了两次,还说我技巧差吗?”

    “……舒……舒服……”夏初雨下意识地回应道,仍兀自沉浸在酥麻的高潮里。

    “那,和你的炮友做比较舒服,还是和我做比较舒服?”何于停顿了会,小心翼翼地看着她问出口,他实在很想知道夏初雨在包厢门口和金铃说的那句“有炮友就够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她真的有炮友吗?

    夏初雨没回应,她闭上眼,看起来还在欲海中浮沉。“唔……”

    何于有些不爽,他抽出手,扶起欲根又插进了夏初雨的穴道,正处于高潮中的小穴更加柔软,肉棒一插进来,四周的肉壁就一拥而上,仿佛不愿意它再离开一般紧紧包裹着,蠕动着吸吮着巨大的异物。

    “真会咬……”,何于重重喘了声,便挺动下体,在夏初雨的穴道内驰骋了起来,一边插一边还锲而不舍地问,“谁比较厉害一点?”

    ————

    夏初雨: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把不会吧,你还真以为你比陆且真屌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