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玩偶 - 第八章 回忆拆除 夏日幻想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陆且真虽然快毕业,但他并不打算马上工作,学分在做交换生的时候也赚够了,因此实习也没找,改完毕业论文就用剩下的大把空余时间组了个乐队天天往各地livehouse跑。

    偶尔回本市休息几天,就和夏初雨滚床单。

    两人虽然互相有好感,但陆且真不是那种会被束缚住的人,夏初雨也不是,更何况她最近发现自己以前交的男友多少都有点何于的影子。

    她这才明白自己总是把何于往各种男人身上套,这样未免太渣了。

    于是他们就仅仅维持冰冷的炮友关系。

    某天早上夏初雨被电话吵醒,赤条条地从被窝里撑起身体,身旁陆且真挂在她肩膀上的手趁势顺着她身体的弧度往下滑。

    她捏住他的手往旁边一丢,摸到床头的手机接起来。“喂你好?”

    “雨儿?我是金铃。”金铃是她的高中好友,两个人平常都用短信联系,很少互打电话。

    “昨晚给你发了好多消息你都不回,今早我看你还没回就给你打电话了,你不会现在才起床吧?都快中午了,就算是周末也不能这么懒惰呀。”

    夏初雨回忆起昨晚和陆且真销魂蚀骨的激烈,顿时觉得腰酸,软着声音说,“最近学校事情比较多,太累了,好不容易放天假就偷了个懒。”

    “真是的,本来想早上去的,现在只能下午了,想不想回高中一趟?我听老徐说他们以后要搬到另外的校区了,现在这个可能要拆掉。”老徐是她们高中时的班主任,是那种和蔼可亲,喜欢和学生打成一片的老师。

    “诶?”夏初雨愣了愣,脑海里一些高中的回忆走马灯一样跑了一遍,她匆忙从床上下来,捡起地板上散落的衣物,“这样啊,那我现在出门?”

    “好,我还约上了莉莉和周奕,中午一起吃饭吧,就在学校那条街上随便找间店。“

    夏初雨刚想说话,就感觉到陆且真的手胡乱地扒上了她的臀瓣,摸到臀缝后手指就往里伸,她把险些脱口而出的呻吟咽回去,“也行,待会见。“

    一挂电话,男人的手指就穿过了她的臀缝,正往仍然湿滑的穴口里钻,夏初雨浑身打了个颤,他的长指泥鳅一样的,在她的花穴里乱扭。

    她本想抬脚踹开他不安分的手,但两根手指趁她双腿大张的空挡捅了进去。

    “呜……“夏初雨膝盖一弯,险些跌在地板上。她向后抓住陆且真的手臂把他的手拔出来,扔到一边,随后有些惊讶,他看起来纤细的小臂竟然比想象中要坚实得多。

    陆且真仍然埋在枕头里,声音因为刚醒来而显得喑哑低沉,“雨儿,要不要再来一次……“

    两人熟起来以后夏初雨就让他直接叫自己的昵称,她的好友基本都这么叫。但不知怎么的,她现在听着他叫自己,竟然有种两人已经成为了老夫老妻的错觉,并且想要这样的时光能够继续下去。

    太荒谬了,她回过神,“别闹,我要出门。“

    “唔……好吧……“陆且真脑袋在枕头里蹭了蹭,随后又没声了,看起来是又睡了过去。

    她蹲下来,看着男人的睡颜,他柔软的额发有些凌乱地盖过眉毛,闭上的睑裂呈漂亮的弧形,微翘的睫毛覆在上面,鼻梁直挺纤细,五官柔和得像个女生。

    她不禁伸手碰了碰他红润的双唇,呢喃道,“何于……“

    在意识到自己喊的是谁的名字之后,她有些慌乱地起身,紧张地看着陆且真,他呼吸均匀,神色没变,俨然一副还在睡梦中的样子。她松了一口气,套上衣服就去洗漱了。

    又是周六下午,几人站在校门口趁着下课时间给老徐打了个电话,门卫接了以后就放他们进去了。略为喧闹的教学楼在上课铃打响以后很快就安静了下来,他们蹑手蹑脚地走上二楼,走廊里回荡着各个老师讲题的声音。

    走到最里面的班级,他们悄悄推开后门走了进去,饶是如此,还是惊动了后排的几个学生,好奇地回过头看了几眼。

    老徐正在讲作文,他个子很高,几乎够着了黑板顶部,一个人站在那似乎把整个讲台都塞满了。

    他看到他们进来以后笑了,停下来,大概是想让处于紧张时期的学生们放松一下,开口便道,“同学们,来了几位客人。”随后目光转向他们,“你们不介绍一下自己吗?“

    于是四人站在教室后面嘻嘻哈哈地开始自我介绍,毕竟面前都是争分夺秒的高三学生,同时也为了激励一下学弟学妹,他们只简短的报了个姓名和大学。

    他们都曾是班里成绩名次比较靠前的学生,考上的大学虽然不算顶尖,但也提得上名号,顿时便搜刮了一大片学弟妹羡慕的眼神。

    老徐等他们介绍完,话锋一转,“别看他们现在这样,刚上高三的时候他们的成绩比你们要差多了,作文更是写的一塌糊涂。”

    “所以一年时间是可以改变很多的,就看你肯不肯拼,我曾经有个学生……”

    很快整个教室的注意力又都转回了老徐身上,学生们开始聚精会神地听老徐积累的一大堆高三鸡汤故事。

    四人不由得相视一笑,这么多年过去,老徐果然还是没变。不过说真的,老徐从教几十年,又是那种对学生的心理状态也十分关注的暖心班主任,他那里的确积攒了很多传奇有趣,听完就能让人精神大振,热血沸腾的故事。他们也是在老徐孜孜不倦的激励下一路走过来的。

    老徐的声音低沉温和,清醒的时候听会使人心情放松。但如果是在缺乏睡眠的情况下,他的声音就十分催眠了。他很快结束了他的故事,重新开始讲作文。

    夏初雨听着老徐条理清晰,缓缓展开的作文结构分析,意识逐渐飘到半空中浮浮沉沉。

    那天也是周六下午,老徐的作文课。因为晚上就能回家了,夏初雨干劲十足,拿出语文试卷跟着老徐的思路在题目上画圈圈,用箭头标注出可行的作文思路,还用红笔在一旁记满了老徐提到的一些可以发散出去的事件素材。

    下午最后一节课,老师管得松,何于和她同桌换了座位。他一向对作文课没什么兴趣,因为不管怎么听老师讲,他得到的作文分数永远都是同一个,偶尔上上下下个一两分。

    于是他就撑着脑袋侧过头盯着夏初雨看。

    少女扎着马尾,在阳光照射下闪着透明金光的头发软软地伏在耳边,随着她低头做笔记的动作微微晃动。她的耳朵弧度圆润,底下的耳垂柔软细嫩,看起来十分可口。他趁老师低头调整投影仪的功夫,指尖顺着她耳朵的弧度往下滑,最后捏住耳垂揉了几下。

    夏初雨轻轻地倒吸一口气,被他抚弄的耳朵传来一阵酥麻感,顺着某条线往身体里爬。她转头蹬了何于一眼,只看到男生咧着嘴对她不坏好意地笑,还做着口型说,“真可爱。”

    她报复心起,弯下腰假装捡东西,在课桌下迅速地咬了一口何于的大腿,然后马上抬起头装作无事发生。他倒是没料到夏初雨会这么大胆,被吓了一跳,吃痛地“嗷”了一声,从座位上跳起来。

    老徐的讲课的声音戛然而止,前后左右的目光也都聚集到了何于身上。他尴尬地捂着脖子,支支吾吾道,“对、对不起,有虫。”

    全班哄然大笑。

    其实也不是多么好笑的事,只是大家在学校里闷久了,又马上到了回家的日子,每个人的心情都很轻松愉快,一点点有趣的小事都能成为集体笑声的导火索。何于也觉得很好笑,他转头看向夏初雨,发现她整个人笑得东倒西歪,表情夸张,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班里很快回到了正常秩序,老徐也没有责怪何于,而是温和地笑着安抚大家,马上就能回家了,让他们再多忍一节课。

    但夏初雨仍然在笑,而且憋得十分辛苦,肩膀不停抖动,看她的样子是没有心思再认真听课了。何于捏了捏夏初雨的手,压低了声音小声说,“别笑啦,你再笑我下周不给你带吃的了。”

    何于的习惯没有变,两个人在一起之后仍然每周末回来都会给她带自己做的甜点,夏初雨很喜欢,甚至在他的投喂下隐隐有变胖的趋势。她听了他的话之后努力板起脸,然而声音还是有些扭曲,“谁让你先逗我。”

    “哎,雨儿,下课啦!”恍惚间有人在扯自己的手臂,夏初雨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是金铃,她有些担忧地看着夏初雨,“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诶,再忙也要注意休息呀。”

    夏初雨抬头一看,果然已经下课了,学弟学妹们已经开始收拾书包,讲台上的老徐正被几个学生围着问问题,“没事,只是老徐的声音有些催眠,我走神了。”

    金铃笑了,“虽然是事实,待会你可别对老徐这么说,太伤他的心了。”

    莉莉挽着周奕的手臂凑过头来,“跟你们说,我高中的时候有段时间睡不着,就把老徐的声音录下来,睡前听一遍,不仅可以复习他讲的课,还可以催眠。”周奕也笑了,但嘴上仍责怪她们,“你们这样说,太坏了。”

    莉莉和周奕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了,两人初中就在同一个班,高中还在同一个班,互相有好感的他们上了高中以后很快就确定了关系,连大学上的都是同一所。他们一直一起走到现在,是大家每年同学聚会都必须调侃什么时候结婚的对象。

    老徐一时半会脱不开身,让他们先去办公室等他。于是四人便去了高三办公室,里面大部分都是他们没见过的新老师,一时间大家都感到有些唏嘘。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个大嗓门有些粗哑的声音,夏初雨很快听出了是他们曾经的化学老师,十分惊喜地迎到门口,果然,是小荣。她年轻时因为常常扯着嗓子讲课,声音变得沙哑,但反而,她这样的音色听起来却让人特别有亲切感。

    她看到站在门口的几个人,笑得脸上都开了花,“哎哟!稀客呀!”她走过来拍拍莉莉和周奕的肩膀,“你们两个什么打算结婚?到时候一定要请我喝喜酒啊。”没一会老徐也到了,师生几人聊了聊各自的现状,很快话题又扯回到结婚这件事上。

    小荣看起来挺遗憾,对夏初雨说,“当时那届毕业班,我挺看好你和何于的,你们两个当时没因为恋爱耽误学习,反而一起进步,我到现在也经常拿你们两个当范例,叫那些早恋的小兔崽子学好点。”

    夏初雨摆摆手,“嗐,也没有,那时候纯粹是想和他竞争。”何于非常擅长数学,一科就能甩别人几十分。夏初雨相反,所有科目的成绩都十分平均,唯独数学常常拖后腿。好胜心让她并不甘愿落在何于后头,因此高三时狠了心学数学,进步也飞快。

    “真是可惜了,命运弄人呐!”小荣摇摇头,不知指的是何于的高考,还是夏初雨和何于,“幸好何于还是出国上了个好学校。”

    她的神情突然又变得狡黠,看着夏初雨和金铃,“不提以前的事了,说说你们俩现在,有对象了吗?”

    金铃有些嗔怪地看着小荣,“小荣你别打趣我们了,明知道我们一点眉目也没有。”

    老徐在一旁笑了,对小荣说,“现在的年轻人已经跟我们那时不一样了,都巴不得越晚结婚越好,享受多几年单身生活。”夏初雨和金铃十分赞同,在一旁点头如捣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