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玩偶 - 第七章 得寸进尺(H) 夏日幻想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男人带得满手的戒指硌得夏初雨胸口不太舒服,她抓住他的手,“……把戒指摘掉……难受。”

    “唔……要学姐用嘴给我摘。”他的手顺着她胸前的皮肤往上爬到唇边,随后伸出两根手指钻了进去。另一只手仍有一搭没一搭地挤压她的乳肉。

    她含着他的手指,舌尖在指头上翻找,舔到坚硬冰凉的指环,用牙齿咬住。他旋即往外缓慢的抽出手指,唾液被带出,顺着她的唇角往下淌。

    “嗯……流出来了……”夏初雨含糊不清地说,感觉到身后男人的巨根又开始动作,试图挤开穴口更往里去。

    他又往她嘴里插入了另外两根手指,下身跟着往前耸动。粗大的棍头使劲破开紧致的肉壁,惹得夏初雨呜呜乱叫,反射性地夹紧穴肉。男人被吸得舒爽,贴在她耳边浪叫了一声。

    听到他填满欲望的柔软嗓音,夏初雨轻轻颤了颤,细细密密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下身涌出一股暖流。

    “唔……嗯……疼……”她娇哼着,紧紧握住男人的手腕,指尖几乎要嵌进男人肉里。穴口流出的滑腻的液体让他进入得更加顺利了,火热的棍身将她花穴内的软肉一寸一寸展开,不一会就进入到最深处,将她填得满当。

    她忍不住松开含着男人手指的双唇仰头大口喘气,花穴被撑到了极限,困难地包裹着男人粗大的欲龙。口腔里他摘下的指环不断刺激着唾液分泌,痒痒地滑到了胸口。

    “学姐……我想动了……”他忍得不太好受,迫不及待想要毫无顾忌地抽插。但是她太紧了,于是他伸手探到她花穴,磨蹭了两下,便捏住花核。

    “呃啊!”她浑身一僵,身体里紧紧插着男人的欲龙,花核还被一下又一下地捏弄。嘴里的几枚戒指冰凉,内衣被褪下,乳尖被男人掐着轻扯,多重刺激下她忍不住达到了顶点,从内里喷涌而出大量热液,浇灌上他的欲望顶端。

    趁她高潮,陆且真握紧女人纤细的胯部,狠狠地往下体一按,同时身体往前顶,深深撞上柔软的花心。

    夏初雨疼得大声尖叫起来。

    她抵在墙上的手颤抖着往下滑,含着的戒指从口腔滑落跌在地板上,清脆的叮当声刺激着她的耳膜。她躬下身子试图缓解剧烈的疼痛,额头滚落大颗汗珠,却不想这个姿势让她的臀部更紧密地贴上他的下腹,硕大的棍头几乎要顶开花心。

    “我……我操……痛死了……”她沙哑着嗓子呻吟,声带因为刚刚的尖叫传来清晰的撕裂感,她觉得自己的嗓子和下体都要烂掉了。

    “学姐太紧了……”陆且真此刻很爽,女人太会咬了,顶部的花心微微抽搐着含住他的马眼,仿佛会吸吮一般,更别提不停蠕动挤压着他的棍身的柔嫩穴肉。

    虽然被女人的花心含住很有快感,但这对夏初雨来说不好受,她疼得脸皱成一团,腿也打着颤,几乎没法站稳,全靠他扶在她跨上的双手支撑。

    他往后撤了撤欲龙,火热的顶端离开了女人的花心,开始小幅度的在她的甬道里抽动起来。

    “扑哧、扑哧……”两人下体的结合处不断响起滑腻的水声,男人棍身下的两个肉球拍打着她的臀部。疼痛慢慢被快感替代,渐入佳境。

    “哈啊……哈啊……好舒服……嗯……”适应了他的粗大,剩余的就是一波一波浪潮般的酥麻感直窜头顶。男人即使不用技巧,极其粗硬的巨根单纯在身体里直来直去地摩擦也是一件快感十足的事,夏初雨被他插得花穴往外不停地冒着水,汁液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淌。

    随着男人在甬道里耸动的幅度加大,她感受到身后男人的粗喘越来越重,混着一些细碎的,微微吊着嗓子的呻吟。他灼热的气息抚过她此时敏感的脖颈,下身一个重重的顶入,她颤抖着身体马上泄了。

    陆且真一口咬住夏初雨的耳垂,在她耳边喘着气,“这么快就到了吗?”

    她的下体仍在高潮中抽搐,男人往里顶弄的动作却不停,反而逐渐放开手脚,整条棍身抽出穴口,只留下阴茎头仍被贝肉颤抖着吸吮。那红热的头部在她的穴口磨蹭着微微旋转,又快速地捅进去,将层层软肉破开,再次完整地嵌入女人体内。

    “不……我快不行了……慢点……”高潮的激烈快感被男人大手大脚的插弄一直维持在顶峰,她大脑一片空白,几乎停止思考。

    “唔……”夏初雨双眼无神地看着眼前晃眼的雪白墙壁。

    他整条插进再整条拔出的棍身不断地摩蹭到她的g点,极致的电流感源源不断的顺着脊椎往上爬,连后脑勺都酥麻不已。后入的姿势本来进的就深,整条甬道都被粗大的阴茎填满抚慰,全身的感受器仿佛都聚集到了下体,贪婪地享受极致的快感。

    陆且真低头含住她的脖颈,牙齿叼起一块细嫩的肉,伸出舌头轻舔,像在品尝美味的菜肴,发出啧啧的声响。他按在女人跨上的手十分用力,拇指几乎要掐进她的臀肉里,她白嫩的身体被掐出几道红痕,看起来更加诱人。

    不知做了多久,他拔出在女人身体里驰骋的欲龙,高高翘起的棍身上沾满了黏液,粘稠地滴落在地板上。他扶住女人的屁股,把她打横抱起,夏初雨被干得迷迷糊糊,几乎赤裸着的身体软软的窝在他怀里。她抬眼看了看陆且真,有气无力地问他,“干什么……”

    “我们换个地方。”他走进夏初雨的卧室,把她往床上一放,就爬上床压在她身上,急不可耐地把仍然挂在她身上乱糟糟的内衣和睡衣扒了个干净。他欣赏了一下女人沾染上欲色的脸和圆润饱满的乳房,低下头咬住她胸口顶端的红莓吸吮。同时手扶着坚硬的欲根在她穴口蹭了蹭,又狠狠地捅了进去。

    “嗷呜!”夏初雨被他插的浑身发抖,意识快要飘走。

    仿佛是刚失去意识,又被下身男人发狠一般的抽插和胸前传来的强烈快感唤醒了,男人在她胸口吸吮的动作越发用力,她感觉到了疼痛,抗拒地推开她的头,努力抑制嘴里溢出的娇吟,“我真的受够了,快停下。”

    “再忍忍,马上就好了。”他在她胸前喘着气,惹得她痒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撑起身体,女人此时软绵绵地摊在床上,匀称细白的身体上泛着一层漂亮的粉红,平日里明亮的杏眼此刻半闭着,玲珑的红唇微张,闪着莹亮的水光。

    “学姐现在的样子好美。”他很满意,加快了下身顶弄的动作,最后又重重地抵上夏初雨柔软的花心,在她的尖叫声中达到了高潮。

    “呼……呼……”夏初雨痛苦地皱紧眉头,粗硬的阴茎头在她花心处微微抽搐着喷射出大量热液,疼痛和快感混杂,激得她也再次达到顶峰。

    两人此时紧紧地抱在一起轻喘,体味高潮的余韵,一时间谁也没说话。

    夏初雨率先回过神,从陆且真怀里挣脱,拿起身后的枕头就往他身上砸,“你他妈没带套!还射在里面!”

    陆且真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我看学姐这么享受,就不舍得喊停嘛。”

    “下次再不带套我就把你那玩意剁了。”她双眼瞪大,气喘吁吁。

    “好,下次一定。”陆且真心想,有下次就行,不过自己能不能做到兴头上还记得带套就难说了。

    “我先去洗澡,你帮我到楼下买避孕药?”

    陆且真乖乖点点头,坐在床上看着夏初雨从床上挪到地板上,步履艰难地走到书桌旁抽了两张纸巾抹抹腿间,又转过头瞪了一眼陆且真,才进了浴室。

    他走到客厅,看到几枚指环湿乎乎地躺在地板上,弯腰捡起放在嘴里舔了舔,眯了眯眼,“真甜。”

    夏初雨洗完澡出来,房间里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书桌上放了一盒药一杯水。

    “嚯,还挺听话。”

    她边擦头发边拉开椅子坐下,听到客厅隐隐约约传来收拾东西的动静,家里多了点令人安心的人味也蛮不错的,她心想,吃完药换上衣服就走了出去。

    陆且真把客厅里的行李整理了个七七八八,穿着他先前脱下来的衣服盘腿坐在地板上,戒指又戴了满手,恢复了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夏初雨皱皱眉,   “你怎么还穿着刚才的衣服,不洗澡吗?”这间房有两个厕所,一个在她房间里,另外一个是独立的。

    陆且真眨眨眼,看起来十分乖巧,“我怕学姐洗完澡出来见不到我会想我。”

    “你做梦吧,”夏初雨翻了个白眼,在身前坐下,推推他的肩膀,“快去洗澡啊,脏死了。”

    他握住夏初雨的手往他身前一拉,头凑上去含住了她的嘴唇,轻轻吸吮,又马上松开站起来,神色如常,“好,我现在去。”

    留下夏初雨满脸通红地坐在原地发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