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牧啊 - 胸大了(h) 狼王与少女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摸摸吃饱后圆鼓的肚皮,乔牧儿看着床的方向踟蹰,思考一会干脆原地睡觉,茶几离床有一段距离,她实在不想废力气爬回去。

    反正有暖气,地上还有铺着毛毯垫总归冷不到她。

    连沙发都懒得爬,从沙发上拽下来两个抱枕,一个当枕头一个抱在怀里,吃饱喝足的小猪崽欢乐入睡,蓝斯下床抱她都没反应。

    轻手轻脚把人放上床,蓝斯小心翼翼抽出抱枕,把小姑娘搂到自己怀里长呼一口气,闭上双眼继续睡觉。

    才躺下没睡多久,蓝斯感觉怀里空落落,伸手一揽发现也没在床上,闭眼搜寻一圈,当即掀开被子赤脚往衣帽间走去。

    乔牧儿坐在地板上,双手背在身后努力又艰难地扣着内衣扣子,总觉得够着了却又扣不上。

    “怎么了?”蓝斯推开门走过去。

    “穿不上!”乔牧儿抓着内衣带子气呼呼道。

    蓝斯走到她身旁坐下帮她弄内衣,拨弄几下也没扣上才发现尺码小了。

    这内衣是刚认识那会穿的,后面胸长了就收纳在最下面的抽屉里,她现在穿的内衣全都在衣柜上层。

    穿的不穿的放哪乔牧儿就没关心过,蓝斯不用想都知道她爬进来后就记得这边是放内衣裤的,随手拿的。

    把旧内衣丢在一旁,蓝斯从衣柜里拿了件新的仔细给小姑娘换上。

    也不知道她一个人折腾了多久,也没发现尺寸小了,胸背勒得了好几道红痕。

    给她调整好内衣后,蓝斯恶劣地捏了一把细滑的乳肉:“小骚货没发现内衣小了?”

    “啊……”

    白嫩的乳房上全都是他昨晚弄出来的红痕,抹了药淡了不少,还是有青紫的印记,被掐了一把又多了两个指印,身上可以说没一块好肉了。

    乔牧儿气的锤他:“坏人!”

    锤完人小姑娘捂着着胸口,心里偷偷摸摸地想,好像……真的大了好多……

    以前自己一手抓上去刚刚好,现在似乎……抓不住了?

    蓝斯抓着软若无骨的小手放在唇下亲了几口:“好好好,我是坏人,坏人现在给受害者补偿,给宝贝抹药好不好?”

    说罢,蓝斯抱着她出去。

    “轻点啊!我的裙子!”

    吊带的丝绸睡裙就靠两根带子撑着,她褪到腰间换内衣,小细腰自然挂不住裙子,蓝斯一抱就走光露出了一半圆润的小屁股。

    乔牧儿手忙脚乱地拉裙子,刚拉好就到床上了,蓝斯叁下五除二就给扒干净了。

    蓝斯揉一把嫩屁股,就掰开她腿心舔嫩穴。

    “嗯呜……”

    内衣被丢在一旁,小姑娘羞红着脸靠在床头,细腿架在男人肩上娇哼,胸前两颗红梅一颤一颤地等待垂怜。

    从嫩逼到绵软的奶子,蓝斯疼了个遍,成功在上面又添了几个红印男人才坐起身子给她抹药。

    药膏涂上来有些凉,被揉捏过度的地方已经淤青,蓝斯难免要按压一番。

    “舒服坏了?”小姑娘敏感的身子被他揉的像滩春水,软得直打颤,蓝斯忍不住调笑她。

    明明身体都诚实地出卖她了,偏偏心里还不肯服输,一双水眸自我感觉凶恶,水雾雾地瞪他。

    “坏人!”

    青青紫紫的伤痕配着不屈的神情,活像被虐待惨了的烈女。

    抹完药,蓝斯压着她亲,小姑娘被亲得迷迷蒙蒙,揪着他的衣摆开始拱腰。

    眼看要走火了,蓝斯支起身体停止下一步进攻。

    “嗯~要……”

    乔牧儿不满地攀着男人肩膀想继续,被蓝斯拍了一下屁股:“不上学了?”

    巴掌落在臀上清脆的声音也让精虫上脑的乔牧儿清醒些,心虚地喃喃小声道:“上的……”

    蓝斯去拿衣服的功夫,小姑娘趴在床上打滚,觉得自己彻底被蓝斯带坏了。

    上学这么重要居然被她抛在脑后,只想着和蓝斯滚床单!

    乔牧儿觉得老男人更罪不可恕了。

    蓝斯拿着衣服过来就收获的小姑娘的白眼,摸摸鼻子也不知道这会功夫哪惹她了。

    仔细一想,昨晚到现在干的事,随便拿一件出来都够她炸毛了。

    兽人国度的学校没有校服这种东西,只有一个收纳了身份信息的校徽。

    蓝斯给小姑娘换上自己挑好小裙子,别上校徽,又从梳妆台抽了根丝带给她编发。

    男人仿佛被上帝特殊眷顾的天赋幸运儿,手指在发间穿梭几下,像变魔术般编好了两个麻花辫,白色的丝带穿插在辫子里,编织到最后还细心地在发尾扎了朵漂亮小花。

    乔牧儿抱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不愿意撒手,她有些后悔昨天把头发剪了。

    不然两个长长的辫子垂在胸前还可以抓着玩,剪了之后扎起辫子只能到肩膀,她只能低头看那两朵漂亮的小白花。

    收拾完夫妻俩去餐厅吃早餐,乔牧儿才吃过一顿,并不是很饿,吃了两口喝了杯奶就不肯动了,趴在桌子上看他。

    男人进餐时的优雅跟上床时变态的模样判若两人,此刻矜贵得仿佛两者之间没有半毛钱关系。

    “衣冠禽兽!”

    “人模狗样!”

    “斯文败类!”

    搜肠刮肚地把自己知道的词汇嘀嘀咕咕地骂了一遍,到底是晚上没睡好,困意袭上心头开始眼皮子打架。

    在乔牧儿闭上眼睛之前,蓝斯解决完盘子里最后一块肉,抱起她:“乖宝,不睡,上学啦。”

    “嗯。”

    乔牧儿恹恹地应了一声往男人怀里钻,发现蓝斯抱着她走得是餐厅的另一边。

    这边是个电梯,她这转悠过一次,当时满脑子想着跑路,只是转了一圈就回去了。

    电梯下到负一楼,蓝斯抱着她走出去乔牧儿才发现原来这里是个地下停车场,不过很空就是了。

    就那么稀稀拉拉的停了几辆车,估计平时也没人来,只是经常有人打扫还算干净,乔牧儿觉得布置一下都可以当鬼片现场了。

    雷利早就开车等在电梯不远处,蓝斯抱着她边走边解释,餐厅在偏门,车像之前一样进出他们那座宫殿接人得绕路,从这个停车场出发会更快一些。

    等蓝斯抱着她上车雷利自觉升起挡板,踩动油门往皇宫大门外的学校驶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