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牧啊 - 穴被肏肿了(H) 狼王与少女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想起这件事,乔牧儿高涨的情欲都淡了,委屈地吸吸鼻子往一边爬,想要从男人身上爬下来。

    呜呜……她不要做了!

    她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色鬼迷心窍!

    “坏人!”

    “嘶……别走,老公错了,不说了。”

    肉棒都进一半了,蓝斯哪里会让她走,抬手把小姑娘拉回来,从花穴滑出大半的肉棒重新归位,撑得乔牧儿头皮发麻。

    “坏人!坏人……不做了呜呜……”

    乔牧儿气的对他又捶又打也逃不过被压着肏的命运。

    “王八蛋……老色狼呜呜呜……”

    一开始小姑娘还有力气哭闹骂他几句,被他压着狠狠顶几下人就软了,两条小细腿连夹住男人劲腰的力气都没了。

    乔牧儿眯着雾蒙蒙水眸哼唧,偏偏蓝斯还咬着小姑娘圆润的耳垂刺激她:“宝贝这就没力气了?”

    挑衅的语调气的乔牧儿奋起,使劲挣扎几下成功在男人健硕的胸膛抓出几道红痕。

    跟小猫挠人似的反倒让蓝斯更兴奋,跪起来把她双腿分别折起挂在双臂上加快抽插的速度。

    “啪啪啪……”

    肉体撞击的感觉让乔牧儿觉得魂都要撞飞了。

    “嗯嗯……坏、坏了呜……”

    光肏穴还不够,男人伸手捏她花蒂,腿心抽搐着高潮的花液一波又一波的喷洒出来,两人交合处、床单上都是水。

    高潮的次数多了,乔牧儿甚至分不清自己到底喷出的是水还是尿。

    从下午到凌晨被男人换着各种姿势肏,乔牧儿被他禽兽哭了。

    待战斗结束,乔牧儿穴被肏肿了,人也累的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小子宫被他射满了,平坦的小腹鼓起一个圆润的弧度,只能平躺在床上苟延残喘。

    “啊唔……”

    射的太多太满,穴肿了精液只能一点点得往外流,乔牧儿挺着被灌满的肚子难受得掉眼泪,肚皮上全是男人摁过指印,蓝斯给她后腰垫了个枕头让她稍微舒服了一点。

    整张大床也被她们滚不堪入目,也不知道第几轮射精,小子宫实在撑得不行了,小姑娘哀哀地求他,男人抽出肉棒就按着她小腹让她排精,反复弄到最后穴里嫩肉和宫口被磨肿了,不能再强行排出。

    从床头到床尾也来来回回滚了无数次,上面几乎全是她泄出来的花液和她排出来精液,乳白的精液沾在黑色床单上格外的明显。

    轻轻将小姑娘合不拢细腿再拉开些,手指探进红肿的花穴小心扩张,加速精液的排出,乔牧儿哑着声音让他慢点:“呜……轻点,疼……”

    等小子宫里里大多数的精液都排出去,身下已经汇集了一大摊乳白液体,床单已经吸不进去,小姑娘像泡在精液里一样。

    感受到身下粘稠,恢复了点力气的乔牧儿闹着要洗澡,等蓝斯抱着她从浴室出来时,房间已经被整理干净,床上也焕然一新。

    想到她们的激烈战况女佣们肯定知道了,乔牧儿呜咽一声觉得以后没脸见人了。

    蓝斯把小姑娘放回床上,拿过一旁的药膏给她涂,很久没这么做激烈了,粉白的阴户肿起,两片找花唇被摩擦过度凄凄惨惨的,涂满药膏的手指伸进紧致甬道,又热又烫的嫩肉被抹上药后舒服轻盈了许多,乔牧儿咬紧手背没有吱声。

    上药中途,乔牧儿又绷着身子泄了一次,花液浇了男人一手,蓝斯好笑地拍了拍她滚圆的小屁股:“骚货,喷了这么多次怎么还有水。”

    大概怕她真的脱水,做的中途蓝斯就一直给她喂水,现在上完药洗手又给她倒了一杯水。

    乔牧儿撇撇嘴,被他扶起来靠在男人身上捧着瓷杯小口小口喝水,要不是蓝斯每次抹药都这么细致,乔牧儿都要觉得他是故意的了。

    蓝斯怕她拿不稳水杯,一直伸手托着杯底,喂完水又问她要不要吃宵夜。

    “饿了,要吃。”

    晚饭没吃就男人拉着做了这么久,乔牧儿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厨房知道他们没吃,一直给他们备着,前后不过二十分钟就送了过来。

    “宝贝,醒醒,吃了再睡。”

    乔牧儿又困又饿,半梦半醒之际被他摇醒,看着眼前罪魁祸首放大的俊脸,怒火骤然爆发抬手扇了过去

    “不吃了!”

    看到男人愣住的模样,觉得出气了的乔牧儿心满意足的闭上眼。

    实际上蓝斯只是没想到她会动手才愣了几秒,被他翻来覆去肏了一下午,小姑娘能有什么力气?

    也就是乔牧儿自我心里安慰觉得那一耳光响,实际上还没挠他那几下重。

    看着她满足的小表情,蓝斯忍不住亲她几口,知道她累坏了蓝斯也不弄她了。

    送过来的东西吃不了了,只能嘴对嘴给她喂点牛奶垫垫肚子。

    喂了两口,小姑娘像没睁眼的小奶猫他含着牛奶一低头就主动凑过来小口小口的嘬他嘴里的奶。

    乐不此彼地喂完一杯奶,蓝斯勾着她的深吻,舌头搅着小姑娘舌根狠狠汲取。

    乔牧儿梦见给她好吃的老奶奶把她喂饱后瞬间变成了一个青面獠牙的怪兽一口把自己吞了下去,吓得忍不住嘤泣。

    直到蓝斯松开她后还梦呓地念叨:“坏人……”

    可见怨念很深了,偏偏蓝斯就享受把她弄炸毛在柔顺的过程,忍俊不禁地摸摸她毛茸茸的小脑袋躺下盖上被子入睡。

    乔牧儿再被饿醒已经是天将将蒙亮,眯着眼睛看窗帘缝隙透进来微光。

    乔牧儿脑子当机了几秒,实在判断不出来是几点,干脆揉着眼睛坐起来去床头扒拉蓝斯昨天摘下来的手表。

    定睛一看才五点半,四处搜寻发现了不远处茶几餐盘,把表随手丢开,手脚并用地下床往茶几边爬。

    卧室暖气足,放了几个小时也没凉,乔牧儿抓着叉子叉起一块肉放进嘴里简直感动哭了。

    蓝斯这个禽兽,死禽兽!

    这死禽兽害得她现在找吃的都得用爬的,双腿完全使不上劲!

    禽兽!禽兽!

    小姑娘抓着叉子把小嘴塞满,心里还在嗷嗷骂,恨不得把他当那块肉放嘴里的一并吃了。

    蓝斯捏了捏被手表砸红的额头,本来还想问她还要不要奶,瞬间默了。

    乔牧儿抱着水壶对准壶嘴灌上最后一口水,满足地打了声饱嗝。

    “嗝!”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