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牧啊 - 吃嫩草的老头儿(h) 狼王与少女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那你也是我老婆……”

    “咬死你!”

    乔牧儿张开嘴,蓝斯就配合地将手伸出去让她咬,一本正经地纵容她。

    整齐的小奶牙在他手掌上磨了磨,他这么好脾气,乔牧儿突然又下不去嘴,心里烦的更厉害了。

    “小小年纪就愁眉苦脸,来,跟老公说说。”

    蓝斯在心里捋了捋小姑娘的烦心事,直接把她抱起来亲,乔牧儿只觉得身体一轻,再眨眨眼就回到卧室,被他轻柔地放到床上。

    “乖宝贝,心里有什么事都能和老公说的,自己憋坏了怎么办?”

    他抚着小姑娘重新养回来的长发,缠在指尖环绕,偶尔捻到鼻尖缱绻轻嗅。

    “我们真的不能有宝宝吗?”

    小姑娘神色恹恹地趴在他胸膛上问,蓝斯屈指给她一个脑瓜仁。

    “宝贝考试抓重点,是现在要不了,以后你喜欢咱们再生。”

    “你是不是在忽悠我。”

    蓝斯的嘴骗人的鬼,以后生是多久以后?她死了之后和别的兽族女人生?

    “忽悠你什么?”

    蓝斯懒懒地翻身,被她小脑袋里的想法逗得笑出声:“昨天不是还很生气吗,现在就要给我生?”

    “谁要给你生!”

    乔牧儿恼羞成怒地去拍他手背,她就是突然想问一下!才没有!!!

    “行行行,不生……”

    蓝斯笑着抚摸她平坦的小腹,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小丫头片子,等能要孩子了,给你两百年都不知道能不能怀上!”

    “两百年?”乔牧儿瞪眼。

    两百年她都成灰了!

    蓝斯大概和她说了一下兽人和人类结合后的孕饲流程,谁知道小姑娘的重点偏到了天边。

    “所以蓝凌才九百岁,你是快六千岁的老头儿了!”

    她才十六岁连他年龄的零头都不及,也活不到他的下一个零头!

    蓝斯脸色一黑,不高兴地挠她痒痒:“嫌我老?”

    乔牧儿不怕他,还要狼嘴里拔牙!

    “老头!老头唔!”

    真·一把年纪吃嫩草·蓝斯!

    俩人之间的年龄差是蓝斯的一个痛点,他可听不得这种话,转身将小姑娘压在身下,吻住这张喋喋不休的小嘴。

    “还敢不敢说了?”他恶狠狠道。

    “不敢了唔~!”乔牧儿软着身体求饶。

    身下小姑娘被亲的水眸起了一层薄雾,咬着被吮肿的唇瓣模样娇艳欲滴,妥妥的一副欲承雨露的模样。

    “嘶……”

    蓝斯被她勾的受不了,伸手扯下她的衣领,脑袋埋在她颈侧亲吻,大掌顺着腿缝钻进去。

    “你爸妈都是兽人,生崽崽还这么麻烦,那咱们能怀得上吗?”

    乔牧儿嗯哼两声,抓住衣领,夹紧双腿不让他继续下一步,这回她抓到重点了,非要他说清楚。

    她就能活那么些年,按这受孕率到死也没孩子,她可没想这样。

    好歹也要生一个,但是也不是现在生,蓝斯每次都内射这么多还爱堵精,次数这么频繁她怕怀孕。

    蓝斯此时精虫上脑,有些不想管她小脑袋瓜里的弯弯道道,亲亲她嫩滑的脸蛋,心思全在肏她的小嫩逼上。

    “听话,现在不会的,长大了才会有。”

    “你天天弄那么多在里面,万一就有了呢?”

    “不会的,衣领再下来点,让老公亲亲奶子。”

    “不说清楚不许碰我!”

    手指已经摸到软嫩的小穴了,诱人的奶子也呼之欲出,乔牧儿不让他继续。

    蓝斯着急吃肉:“兽态肏你才有受孕率,小母狗能天天吃那么大的鸡巴吗?”

    乔牧儿被他这话羞的脸红:“你之前不就进来了吗?”

    “那小母狗是不是被肏的死去活来的?”

    在岛上怎么挨的肏,事后在床上躺了几天她心里没数?

    就这么一张小骚穴,吃了果子骚成那样都差点被他捅烂了。

    “你男人有这么禽兽?那你命开玩笑?”蓝斯反问道。

    蓝斯当然没有。

    他禽兽是禽兽了点,哪能有把她肏死的念头,最大的想法就是把她锁床上让她张着腿天天挨肏。

    “那就是有过一次吗?”

    乔牧儿忧心忡忡,万一中标怎么办?

    蓝斯语塞了一瞬间,捏着她的小脸道:“要是有了,你现在能这么舒坦?”

    人类十月怀胎,距离上次都半年多了,小肚子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都好久没来那个了,肚子上还有肉肉。”

    她月经本身就不太正常,总是隔月来,可是上次距离上次也有小半年了。

    “你身体不好,不来很正常。”

    蓝斯摸着她腰间的软肉,更理直气壮道:“肉肉都是我辛苦养的!”

    他养了几个月每天威逼利诱哄着她吃东西,把人养回来的,关怀孕屁事!

    滚烫的大掌已经摸到腿心了,乔牧儿努努嘴夹紧双腿:“我不想做。”

    “一次,就一次。”

    唾手可得的肉蓝斯怎么可能会撒手,小姑娘也就是嘴硬穴软,随便摸几下就哼哼唧唧地拱屁股,扒开嫩穴一看早就水漫金山了。

    修长的手指轻轻揉捏着粉嫩沁水的花唇,还没摸几下指尖就沾满透明的花液,蓝斯哂笑:“小骚货,还没进去就开始冒水。”

    “唔……”

    被锁在掌心的粉白的脚踝轻轻扭动,被撩得浑身发软的小姑娘对他发出抗议,她才没有!

    “老公……老公……”

    小姑娘揪紧床单挺腰,绵软的奶子像果冻般随着穴内的手指抽插轻轻耸动,嫩红的乳尖挺立惹人爱怜。

    窄小的穴口贪婪地吸着男人陷进去的四指,小穴流出来蜜汁浸满了他整个手掌。

    男人一只手抓着她的脚踝,控制着她双腿不让她并拢,另一只手陷在穴抠弄,控制着她高潮。

    “唔~唔……老公……奶~”

    娇媚的尾音上扬,软绵的乳房被冷落,乔牧儿红着俏脸小声催促,想让他吸吸发胀的乳尖。

    “乖,自己捧起来。”

    他轻轻俯身,小姑娘捧着奶子努力挺腰将乳尖送到男人唇畔。

    见他只是伸出舌头轻轻舔了几下,并没有张嘴含弄,乔牧儿瞪大的水眸,不高兴地噘嘴。

    她好乖好听话了。

    蓝斯亲亲小姑娘丰润的樱桃嘴,语气诱哄道:“宝贝再骚点,老公一会把你喂的饱饱的好不好?”

    不骚蓝斯也喂的她吃不了兜着走啊,乔牧儿忿忿不平地想。

    她捧着奶子不高兴地呜咽,可是这样他不帮自己吸奶了,好想让老公舔奶头啊……

    “小骚逼饿死了,好想吃鸡巴……”

    “老公吸吸骚奶头,想要……骚货想要啊……”

    小姑娘捧着奶子求了好一会蓝斯满意,低头亲昵地亲了她一大口才开始细细舔她的乳尖。

    “嗯……舒服……呼……”

    ps:感觉太久没写,后面可能会崩,很纠结啊……原本想的脑洞也不记得了,隔壁冰糖也是,都忘了故事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